《關於改進地方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政績考核工作的通知》發佈,其中最引人關註的就是地方政績“不以GDP論英雄”。通知明確,今後對地方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的各類考核考察,不能僅僅把地區生產總值及增長率作為政績評價的主要指標,不能搞地區生產總值及增長率排名。同時,地方不能簡單地依此評定下一級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的政績和考核等次。(12月10日新華網)
  這些年來,圍繞著GDP,權力領域發生了一系列光怪陸離。形式主義、政績工程,特別是對生態環境的破壞,都是其下的蛋。近日,得知湖北省副省長郭有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後,其一位老領導在日記里寫下了“GDP害死人”。這也代表了許多人的心聲。
  雖然這些年來,GDP這個詞一定程度上成為了“全民公敵”,但必須承認,發展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鑰匙。GDP並沒有原罪,即使沒有GDP,一些問題依然會發生。問題的關鍵,再好的事情,一旦在前面加上了一個“唯”字,一旦在後面加上“崇拜”二字,也就變了味。因此,不能把“不以GDP論英雄”理解成不要GDP,不能完全否認GDP在現實和考核中的作用。通知強調,“不能僅僅把地區生產總值及增長率作為政績評價的主要指標”,這裡的“不能僅僅”和“主要”,就體現了科學、務實思路。
  對“不以GDP論英雄”,再多肯定都不為過。但有必要提請註意的是,是不是從此以後,GDP就回到了應獃的角落,就不會出現GDP主導下的一系列怪象?對此的回答,恐怕是不容樂觀。
  且不說對通知精神的落實還有一個過程,就說真正沒有了上面的考核,也存在著一定的變數。如同資本天然逐利,權力對於GDP有著一種天然的好感。近年來,有些地方已經明確表態不進行GDP比拼,並且取消了明確的、直接的排名,但事實上,在私底下,依然有著各種GDP比拼,依然有著各種間接的、不成文的排名。比如在有些地方,在開重要會議時,依然會把各個地方的GDP製成圖表。一切盡在不言中,接下來怎麼做看著辦。而且,上面不比,下麵也在比——在一些官員的潛意識里,互相之間有沒有能力,還是GDP說了算;甚至政府不比,民間也會比——每當新的數據出爐,民間常常會進行新一輪的對比。
  這提醒著我們,雖然制度層面“不以GDP論英雄”,但不排除有些地方在GDP上“自加壓力”。而要防止有些地方“自加壓力”,一方面需要端正認識,轉變職能。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用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提法,代替過去沿用的基礎性作用的提法,並不意味著不重視政府的作用,而是要明確政府職能,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另一方面,則要建立起一個更科學的考核體系。《通知》提出,完善幹部政績考核評價指標,“把有質量、有效益、可持續的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社會和諧進步、生態文明建設、黨的建設等作為考核評價的重要內容”。正體現了這一點。
  “不以GDP論英雄”不是降低了要求,而是提出了更高更科學的要求。通過轉變職能,完善幹部政績考核評價指標,防止有些地方在GDP上“自加壓力”,這才能“做出經得起實踐、人民、歷史檢驗的政績”。(毛建國)  (原標題:“不以GDP論英雄”提出了更高要求)
創作者介紹

芭蕾舞

ns57nsdh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